媒体聚焦
当前位置:淄博教育局
> 新闻 > 媒体聚焦
媒体聚焦

《中国教育报》部分城市普高学位缺口如何补

2020-05-12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宣传思政科 字号:[ ]

《中国教育报》5版以《户籍放开、二孩长大,初中毕业生一年比一年多——部分城市普高学位缺口如何补》为题,刊发我市教育新闻,内容如下。

户籍放开、二孩长大,初中毕业生一年比一年多——

部分城市普高学位缺口如何补

本报记者 张婷

从今年起,深圳将超常规建设高中学校,到2025年,新增公办学位近10万个。近日,《深圳市高中学校建设方案(2020—2025年)》出台,宣布了未来5年急速扩充高中学位的重磅消息。

去年4月,国家发改委发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针对不同城市提出了更为细化宽松的落户要求,对大城市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甚至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许多省会城市,包括大中型城市,都在上演“人才争夺战”。

随着户籍制度的放开,热门城市人口迅速增加。对教育来讲,必须面对因人口增加而带来的学位不足问题。在一些城市,地方政府在增加了义务教育阶段的学位之后,开始将增加高中学位,尤其是普高学位提上了日程。

多地出现普高学位预警

人才落户“秒批”!在户籍制度放开的大背景下,深圳市人才落户速度一直在加快。目前,深圳是全国最大的移民城市,人口平均年龄仅30多岁,人口处于快速增长期。令教育部门头疼的是,深圳学位的增速难以跟上学生增长的速度,近两年,深圳学位不足,尤其是普高学位不足问题尤为明显。

据统计,2012年至2019年,深圳中考的报考生源人数从不足6万人,增加到7.8万人,中考生增加超过两万人,累计增长率37%左右。而深圳普高招生数量,从2012年的3.7万人,增加到2019年的4.6万人,累计增长率不足3成。普高学位供给滞后于中考生的增长。

从人口预测来看,未来几年深圳学龄人口还将持续增加。2018年,深圳高一新生人数为7万多人(含职高),初一新生超过10万人,小一新生达20万人,幼儿园在园总人数更是多达51万人。

在此背景下,社会呼吁增加普高学位的声音不断增大。去年深圳两会期间,超过20名深圳市人大代表联名提交了《关于加快高中学位建设的建议》《关于加大推进高中学校用地规划、增加高中学位的建议》,集体呼吁政府增加学位供给。

普高学位不足并非深圳一家。近几年,南京市从学前教育到义务教育学龄人口已呈现爆发式增长。据南京市教育局预测,南京市初中毕业生生源从2018年开始逐年增加,到2023年初中毕业生预计将达到7万人,比2017年增加2.4万人,增幅达50%。诸多因素叠加,南京未来普通高中在校生学位缺口近3万个。

近3年来,杭州市区初中毕业人数一年比一年多,今年突破了3万人。“通过挖潜现有普通高中的潜力,比如增加班级等方式,今年还能够基本满足新生的入学需求”,但杭州市教科所所长俞晓东也表示,从未来两三年看,杭州的高中生源将快速增长,为应对学位不足问题,教育部门已经将新建普通高中提上了日程。

采访中,多位学者预测,这一轮户籍改革将迅速带动大中型城市的人才吸纳能力,“前一阶段幼儿园和义务教育阶段的学位不足问题也将迅速延伸到高中阶段”。

增建普高需破解现实难题

 “建学校的速度跟不上人口增加的速度”,采访中,多位教育局人员向记者表示,普通高中一直在建,但增速不够,主要难题是土地不足和规划不足。

对于寸土寸金的深圳来说,土地是一大难题。去年,深圳市教育局在和市人大代表的座谈会上表示,新建普高要过几道坎儿:

一是用地选址难。由于学校占地面积较大,合适的建设用地少。如第十五高级中学,原规划部门于2017年10月提供的选址位于大亚湾核电站10公里影响范围内,市教育局综合应急办意见并多方考虑后,于2018年12月申请重新选址。而此时大鹏规划部门明确回复无合适用地。市规划部门也反馈,深圳目前已难以提供60班全寄宿制高中的建设用地,最后只能将办学规模由60班压缩为36班,重新选址于光明区。

二是土地整备慢。已规划选址的学校,有的由于“土地未征转、现状已建、涉及权属用地”等因素,须开展征地拆迁等土地整备。按事权划分,学校用地的土地整备由所在区政府负责,往往进展缓慢,如第十三高级中学,2016年已确定选址,但土地整备至2018年底才完成。

对于南京来说,科学规划、调整布局是必须面对的问题。南京市普通高中教育资源在地域分布上呈现出由主城向外围地区递减的特征,优质教育资源主要集中在主城区。但近年来,新城区、郊区人口急速增加,学位明显不足。

 “随着人口流动性的增加,近年的生源出现了较大变化。在一些地区,因几年前的规划无法预计到外来人口的激增因素,就出现了规划不足的情况。”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认为,人口流动给教育规划带来了新课题。

在河南省教育厅法规处调研员胡万欣看来,新建普高会给地方财政带来不小的压力。“人口增长给一些城市的全学段都带来了学位压力,地方政府首先要保证义务教育阶段的学位,之后再考虑普高问题。因此,面对学位缺口,也有地方选择发展民办高中作为补充。”

但按照教育部《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的要求,到今年,全国要普及高中阶段教育。面向2035,全国还要全面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在此背景下,重视普高学位问题应成为地方政府的题中之义。

也有学者提醒,高中阶段教育需要综合考虑普高和中职的建设,而非简单的“增建普高”一条路径。“从家长的角度讲,大多数的人还是希望孩子读普高上大学。但从国家的层面,普通高中与中等职业教育结构要更加合理,招生规模要大体相当。在关注普高建设的同时,也要警惕普高过度发展,挤占职高空间。”广州市教科院研究员肖秀平说。

用超常规手段补齐缺口

2019年,全国普通高中大班额比例为19.39%,比2017年下降10.97%。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到89.5%,比2017年提高了1.2%。尽管困难重重,各地还是想尽办法通过新建、改扩建学校等措施,加快推进消除普通高中大班额,提升高中阶段入学率。

深圳市今年拿出了超常规“加速”方案:

市政府主要领导“挂帅”。成立深圳市高中学校建设领导小组,由市政府主要领导任组长,统筹协调高中学校建设工作,把关新建高中设计方案,及时研究协调高中建设存在的问题。

调动区县积极性。将高中学校建设督导结果纳入区政府考评范畴,快速推进学校建设。同时,进一步增加区级政府的责任,大力推进“市投委托区建区管”模式。项目所在区政府为项目建设单位,区政府的相关职能部门负责各项审批工作,资金可通过转移支付方式由市财政局下拨至各区。

山东省淄博市选择了一种长远的方案。该市对未来10年普通高中学龄人口的趋势进行了分析:预计高中入学高峰在2031年,在校高峰人数出现在2030年,为133532人;高中阶段在校波谷人数出现在2019年,为89199人。

以预测为基础,淄博市做出了未来10年的高中建设规划:至2030年,淄博市规划新增普通高中学校数量为13所,改扩建普通高中学校数量为7所,学校新增用地面积795152平方米。同时,每个县区建好一所高水平中职。到2022年,普通高中多样化有特色发展的格局基本形成,至2030年,完全破解普通高中特色多样化发展问题。

在新建学校的同时,提升质量也被各地提上了日程。深圳提出,要大力引进国内名校、名校长办学。在加快建设的同时,大力推进高中管理模式创新,优化新建高中办学方式,确保“建一所、优一所”。

南京发挥名校辐射优势,5所市属高中将采用“一校两址”办学,新建校区与本部一体化办学,加大新学校的师资配备,保证教育教学质量不变,实质性扩大高中优质资源覆盖率。如南外到南部新城,南京一中到江北新区,南师附中到栖霞区晓庄地块,金陵中学到建邺区江心洲……至2023年,南京预计新增学位达3万个。

 “增建高中既是老百姓的迫切需求,也是应对未来入学矛盾的‘未雨绸缪’。再过几年,淄博高中的优质教育资源将大幅提升,会有更多的老百姓享受到教育改革的红利。”淄博市教育局总督学高权说。(本报记者刘盾、魏海政、李见新、潘玉娇为本文提供线索)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