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工之家
当前位置:淄博教育局
> 服务 > 教工之家
教工之家

“抓好疫情防控,践行师德师风”师德征文展播⒂:《疫情中的避风港》

2020-11-10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 字号:[ ]

为充分展示广大教师奋战复学复课、敬业爱岗的时代风采,市教育工会在师德建设教育月活动期间组织开展主题为“抓好疫情防控,践行师德师风”师德征文及微视频征集活动,现展播师德征文特等奖作品:


《疫情中的避风港》 ——我的防疫笔记

山东省淄博第四中学   刘文庆

2020年2月8号晚上11点。

那是庚子年的元宵节,我和家人一起吃了元宵,看了史无前例准备简单、甚至有点“仓促”的元宵节晚会,两个儿子都睡觉了。对于他们俩来说,感觉爸爸妈妈能陪在身边就是幸福。

11点刚过,我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是18班的一个女生发给我的。

“老师,在吗?”

“在,英子。还没睡觉吗?”我赶紧回了一条。这个女孩是一个学习非常刻苦的孩子,高二入班成绩是班级前三;不过到了高三,前半年时好时坏,本来可以考125分以上的语文成绩,现在有时竟然刚过一百。寒假放假前,我们有过一次短时间的交流,年后由于新冠疫情,我们主要通过QQ聊天。

“老师,今晚的元宵晚会你看了吗?现在疫情这么严重吗?听说后天不开学了,什么时候会开学?在家学习一点效率也没有。我爸爸是警察,每天都要出去执勤,我很担心他;妈妈在本区电视台工作,也整天不在家;就我自己在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等他们晚上回到家,已经很晚,他们又怕自己身上带有病毒,也不敢和我太接近。老师,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到头啊!”

我还没来得及回信,又一条信息过来了。

“老师,我最近一直睡不好觉,又不敢和我妈说,怕她担心。我大伯得了胃病,他最亲我了,今年才56岁,可是现在因为新冠肺炎没办法去北京治病;听说他已经很瘦了,病也很重了,现在我也没办法去看他,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好。老师,大伯会不会走了啊?爸爸妈妈和我说大伯不要紧,不过我好害怕!为什么让我们这一代高考时碰上新冠肺炎,出生于碰上非典?现在感觉很多迷茫!高考会延期吗?”

我读完信息,半晌敲不出一个字。

思绪飞到的2003年冬天,非典来的时候,我已经大三。当时全国的传染链很清晰,广东、北京后来香港等地均有一定规模的发生,我只记得同学们整天在宿舍呆着,喝一种学校自制的汤,浓浓的萝卜味道。当时有个高中同学在山农,她去广州参加广交会,回来后被学校安排在宾馆隔离了两周。当时的我比此时的英子也就大四五岁,不过现在回想起来也没有什么深刻印象了。而这次新冠肺炎,由于我的同学里有老家是武汉的,当时他们的爸爸妈妈还有很多亲戚都在武汉,所以他们每天都会更新一些那里的情况,感觉很严重,比我们想象的还严重。我楼下的邻居也赶赴武汉支援去了;我们一家四口,从初一开始就“禁锢”在家。我每天都和妈妈聊天,了解外地的情况,家乡有点像当年的非典,村里已经封路半月了。初六开始,为了高三无法按时入学的孩子们,我们隔天上一次直播网课,每次两节课。老师们一如既往站在讲台上,对着空教室录播解疑、授课;同学们坐在电脑前、手机前、平板前,通过网络求知求教。

记得初六第一次上课时,我戴着好不容易才买到的医用外科口罩,双手戴着一次性手套,穿着长款羽绒服,骑在电动车上的心情,和英子此时因对家人的担心和自己学业的迷茫颇有同感。路上拥挤的道路一下子变得宽敞起来,行人非常少,仿佛任何可以入眼的物都是一个活动病原体。来到学校,登记信息,测量体温,同事们主动保持距离打招呼,空空荡荡的教室刚刚有人消了毒,即使这样讲桌上还是放了齐备的消毒设备。

尽管已经工作多年,但第一次上网课我还是忐忑的。以前上课都是面对面进行,我可以随时根据学生的情况调整讲课进度,也可以给他们留思考的时间;现在虽然学生可以留言,但是毕竟不能面对面交流,有诸多不便。当时讲了什么现在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但清晰地记得当时外面温度比较低,可是为了防疫,教室窗户都是开着的,被嗖嗖的北风吹一个半小时,两条腿穿双层保暖裤也已变得冰凉,拿着话筒的手也是冰凉的。我们讲完课一离开教室,就有同事前来消毒,继续通风,等待下一位讲课老师。而我讲完课回家,也要在家门口用75%浓度的酒精对着自己一段狂喷,把衣服放在门口,进家门就冲进洗手间,严格按照七步洗手法,之后才敢和自己的孩子拥抱、玩耍。由于当时距离我所住的小区不远处有确诊病例,整天人心惶惶。婆婆还在老家,我和老公一边上班一边照顾两个孩子。他白天上班值班,我只能等到晚上才能备课,由于和学生缺少有效互动,所以需要准备的东西更多,经常熬到凌晨两三点才能完成。虽然只上两节课,却需要准备更多更广的知识才能安心。

看完元宵节晚会后,我就有一种预感,新冠肺炎远比我在同学群里了解的还要严重。和非典不同的是,它的潜伏期时间长,病人自己未发病时也具有很强的传染性;它不仅通过呼吸道传播,眼睛也是极被人忽视的传播途径。另外,武汉在封城之前,已经有超过500万人离开,这些潜在的危险被分散到了全国各地,如果不引起重视,每个地方都可能出现一个华南海鲜市场,成为一个新“武汉”。但看似仓促的元宵晚会却传达给全国民众一个超强信号:新冠肺炎不可怕,全国医护人员一起上;全国一心,隔离病毒但不隔离爱。想到这,我看了一眼已经睡熟的儿子,我就是他们爱和安全的港湾;而强大的国家就是我、我们躲避新冠疫情的避风港。

我看了看窗外,夜已经深,相信英子还在等我的回信,我是她现在的避风港……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