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高中教育
当前位置:淄博教育局
> 服务 > 普通高中教育
普通高中教育

淄博市第七届读书节优秀作品展示 ——我读我创作(高中组)⑤

2019-01-08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基教科 字号:[ ]

编者按:“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自2012年,我市启动了每年一届的中小学生读书节,以“让阅读成为习惯、让阅读改变人生”为基本理念,以“让淄博的每一个孩子爱上阅读,让淄博的每一个孩子学会阅读,让淄博的每一个孩子养成阅读习惯,让淄博的每一个孩子终身阅读”为目标,按照“校校有方案、班班有活动、人人都参与”的总体要求,坚持边阅读、边思考、边创作,全市中小学生“多读书、读好书、好读书”的良好氛围已经形成。

本届读书节以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核心,以“推进全科阅读,培育时代新人”为主题,立足于培养学生读书兴趣和习惯,促进全面发展,不断创新丰富读书形式和内容,坚持必读书目阅读和个性化阅读相结合、传统阅读与数字阅读相结合、阅读与创作相结合,促进读书和学科教学有机融合,扎实推进全科阅读,促进读书活动与德育工作有机融合,发挥主题阅读活动的育人功能,中小学读书节活动品牌日益完善,人人爱读、乐享悦读的良好读书氛围日渐浓厚。为全面展示全市中小学读书节活动成果,即日起,将在市教育局官方网站分类展出部分读书节活动优秀作品,进行展示交流。


疯子

周村区实验中学     高三19班   刘若凡    指导老师:童建坤

 

“轰隆隆……”“咦,怎么打雷了。”“不是打雷吧,肯定是炸山,村西的二狗子开了个什么碎石厂,可挣钱的哩。”可为什么老村长不同意呢。”嗨,人老了,糊涂了呗……”村头的两个人边走边说。她们是要给伐木的丈夫去送饭。有好些好吃的呢。自从开发了这祖辈靠着的山,这十里地儿的山窝窝都富了。

“哎,老疯子,给。”一个妇人从盛饭的篮子里拿了一块硬邦邦的饼,饼掉在地上腾起一层层薄灰,活像一块镶嵌在泥里的一块花岗岩。一条弯曲的手臂,哆哆嗦嗦的伸出来,抓起地上的”花岗岩”,用力在腿上的破布上擦着。干瘪的血管蜿蜒的附着在如同枯木的棕黑色手臂上。一道寸许长的伤疤从老人的左肩狰狞的伸进老人破布遮掩的胸膛。”嘿嘿,大饼呦,真香,嗯,香!”老疯子抬起被灰白色遮盖的脸,傻兮兮的向妇人笑着,嘴里使劲的嚼着,脸颊高高的鼓起,双手却还不断的拿着饼向嘴塞着。”呜呜,香!””吃你的吧,呸,疯子。”妇人厌恶的向老疯子吐了一口口水顺带踢了疯子一脚。突然,妇人咧开涂抹的红艳艳的嘴,向另一个妇人眨眨眼,弯下腰对坐在地上的疯子说:”哎,疯子,你听,打雷了呦。”“咳咳,嗯……”“哎呦,怎么了?”噎着了?”妇人赶紧退开,这老疯子一手掐着自己的脖子,一手伸进她手里的篮子。她可不想让这脏兮兮,浑身散发着恶臭味的疯子碰着,那里面可有热腾腾,软绵绵的白面馒头和碎花鸡蛋汤呢。不过看到老疯子酱紫色的脸和青筋暴起的脖子,还是东看西瞧了一会儿,捏其老疯子身前的破碗,伸长胳膊,跑到一条水沟前,舀起漂着青苔和游动着小虫子的臭水,捏着鼻子快步走到疯子面前,“给,好点了吗?”看到疯子脸色好点了,夫人恶声恶气的问。“哎呀,老嫂子,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这么心善照顾着疯子,给他送饭送水。”这时一直站的远远地妇人说。夫人冷哼一声:“还不是我们家那老头子,非说他是一个可怜人,让我们照看他,哼哼。”“那他什么来头呀?一直在这,还经常逗孩子,吓得我们家的孩子乱跑,是一个疯子。”俩个妇人继续向村外走去,留下吃饼的疯子。

这几天村里不太安生,疯子真像疯了一样到处乱叫,抓着人就叫“打雷了,打雷了”。疯子怕打雷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开始大家也没在意,因为一下雨,一打雷,疯子就发疯。但这几天,疯子不断的叫唤。满村子跑村名本来就认为疯子是祸害,现在疯子在样,更留不得他了。后生们越来越看不顺疯子,他们觉得疯子丢了他们村的脸,他们要赶走他。小伙子们集结了一批人,趁着黑,闯进了疯子的家—— 一个塌了一半的破土房。疯子正蜷缩在一个角落里喃喃自语……

“打他,上。”围着疯子的一群人中,不知谁说了一句。大家一哄而上,对这疯子就拳打脚踢。疯子本能的想躲开,可早已没了退路。疯子只能窝在地上叫着。人群还在殴打疯子,疯子仍在叫着……过了很长的时间,也许一小时,也许两小时。疯子叫的终于哑了嗓子,只是躺在地上哼哼。“这疯子,年龄不小还真能撑打,这么长时间了,还能叫。”说着一人又重重的踢了疯子一脚,这下疯子终于连声都没了。“咋啦?死了!”刚刚那人看疯子没了声气,瞪大眼睛自顾自的说,伸出手去探了疯子的鼻息,还好,还喘气!那人吓的一身冷汗,一看疯子还没死赶紧说:“没死!没死!来,把他抬出去,扔了。”众人一听呼啦的上前,拽着疯子,托在地上向外走去……

刚出门,后生们就看到村里的老爷子们都拄着拐站在们外,堵着他们。“你们干什么?谁让你们这么干的。”村里的老村长先发话了,“把人给我抬回去。”刚刚为首的那位后生才抬起头想争辩几句,但看到自己爷爷的胡子都翘起来了,只好又缩缩脖子退了回去。老人们看到疯子趴在地上都叹了一口气,各自回去了。

疯子自那晚以后就病了,村里也不闹腾了,老人们说各家要轮流照看疯子,疯子在他的破房子里躺了几个月。也真的听见了雷声,他也明白了之前听道的是炸山的声音,和他还是害怕,他害怕打雷,害怕下雨,尤其是到了夏季。

疯子做了一个梦,他看见了很多人,有的笑、有的哭,他还梦见一个小孩子抱着自己的裤脚。他还梦见了自己,穿着西装,蹬着锃亮的皮鞋,一双充满血丝的双眼的像要从眼眶里跳出来一样,面目扭曲的叫着,他觉得那样的自己很可怕。可自己叫了什么他听不见,但疯子觉得很重要。他要听到他自己说了什么,他仔细的听,用力地听,他突然看到梦里的他想自己走来,俯在他的耳畔说:“快跑,山洪来了!”

疯子蓦地惊醒,外面狂风暴雨、电闪雷鸣。疯子怕极了,他靠着墙蹲在角落里嘴里一直说着什么。“快跑,山洪来了!”疯子突然抬起头撕心裂肺的叫了一声,随后,连滚带爬的冲入雨中。

“快跑,山洪来了!快跑,山洪来了!”。疯子冲入村里四处大叫着。他不值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知道喊,只知道要让人知道山洪来了。村里的人很快聚到了一起,“这疯子,又在发疯了。好好的来什么山洪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打算绑了疯子扔到一边,回家继续睡觉。“爸爸,你听,这时什么声音?”在大人们热烈讨论的时候,一声稚嫩的童音响起。“去,小东西乱插什么嘴。”这位父亲用力的拍了儿子的头。“可是,真的有声音嘛。”小孩子略带哭腔的说。这时大家才静下来听小孩子所说的声音到底是什么。“咚咚。”像是一头牛在西面的山里奔跑一样,后生们不知道是什么还兴奋的议论着,老爷子们一听却吓得一个个面色苍白。他们忘不了,几十年前的一场山洪几乎淹死了所有人,立即大喊一声:“快跑,山洪来了!

当大家拖家带口的爬上了东面的山顶,看到的不是山洪滔滔的景象,而是一条泥龙,是泥石流。它吞了村庄,一切都化为了平地,村民们开始大哭,他们活了下来这多亏了疯子。于是人群骚动起来了,疯子在哪里?谁也知道。就在大家人群中寻找疯子时,一声嚎啕大哭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呢?”一个妇人抓着她的丈夫,用力的摇晃质问着。男人只是木然的看着妻子,雨一直在下,伴随着妇人的哭声在夜里传的很远很远……

次日清晨,下了一夜的雨终于停了。村民们疲惫的回去想看村子一眼,在村口看到的只是一片黄泥,哪里还有以前的街道、房屋。至于疯子去了哪里和那和失踪的孩子,大家都不想在问,因为在当时的情况下,疯子不可能活下来,那个孩子也是。

正当大家转身离去的时候,一个人大声的指着前方说:“那有人,有人。”大家惊喜的转头,看到是疯子。是他,埋在黄泥中只露肩部以上,正抱着一个孩子,妇人看到一声不响的向前冲去,他的丈夫一把捞住她甩到一边。刚停止的泥石流形成的地面还不结实,就像沼泽地一样是不能进入的。大家齐心协力的铺设架板,很快,一条通向疯子的浮桥做好了。几个身强力壮的村民冲上前去,来到疯子跟前。疯子死了,尸体早已僵硬,他垂着头,面色灰白的看向怀里的孩子,眼睛里没有了瞳孔,只是用乳白的眼球看着孩子,雨水顺着发丝流进眼里,再从眼角流出像是流了一夜的泪一样。他怀里的孩子也没有的声音,但只是淋了一夜的雨,发高烧晕了过去

疯子的尸体被挖了出来,身上的泥浆混合的血水顺着他凌空的脚向下滴着。疯子的整个身体都被一根巨大的房梁所贯穿,而贯穿他的房梁正是支撑他在泥石流中没有被冲走掩埋的依靠,所以他没有被掩埋怀里的孩子也幸免于难。当时失去孩子一夜的母亲冲过去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一个被巨木洞穿的人,用他破碎的身体,将怀里的孩子高高举起。她哭喊着,用力的去掰疯子的手,却始终不能让他放开手里的孩子。

一年后,村庄重建。大家为疯子里了一块墓碑。在疯子的忌日里,老村长站在疯子的墓前缓缓说出了疯子的来历。

“疯子以前也是村里的村民,他年轻时聪明、好学,又有主意看到祖辈靠着的山开了一家工厂,卖石头发了财,所有的一切都一帆风顺,而他也混得意气风发。可是,在一天夜里下了很大的雨,七月份的山雨是很厉害的,结果发了山洪。洪水淹死了很多人,包括他的父母、妻子,以及他刚满一周岁的儿子。疯子没死,但受了很重的伤。一个铁片从他的左肩划进他的胸膛,几乎要了他的命,昏迷了半个月,醒来也就疯了。老村长继续说:“疯子一直觉得自己有罪,但我们谁也没怪他,不过,不论如何疯子今天救了村子,他是我们的恩人,也希望他放开自己,他的罪赎了!”

众人静静的围着疯子的坟站着。那一尺见方的坟头冒出了些许寸草,一根根迎风挺立着,纸钱燃烧的灰烬也随着风,向着那落日的余晖飘远……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