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高中教育
当前位置:淄博教育局
> 服务 > 普通高中教育
普通高中教育

淄博市第七届读书节优秀作品展示 —— 我读我创作(高中组)⑦

2019-01-10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基教科 字号:[ ]

编者按:“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自2012年,我市启动了每年一届的中小学生读书节,以“让阅读成为习惯、让阅读改变人生”为基本理念,以“让淄博的每一个孩子爱上阅读,让淄博的每一个孩子学会阅读,让淄博的每一个孩子养成阅读习惯,让淄博的每一个孩子终身阅读”为目标,按照“校校有方案、班班有活动、人人都参与”的总体要求,坚持边阅读、边思考、边创作,全市中小学生“多读书、读好书、好读书”的良好氛围已经形成。

本届读书节以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核心,以“推进全科阅读,培育时代新人”为主题,立足于培养学生读书兴趣和习惯,促进全面发展,不断创新丰富读书形式和内容,坚持必读书目阅读和个性化阅读相结合、传统阅读与数字阅读相结合、阅读与创作相结合,促进读书和学科教学有机融合,扎实推进全科阅读,促进读书活动与德育工作有机融合,发挥主题阅读活动的育人功能,中小学读书节活动品牌日益完善,人人爱读、乐享悦读的良好读书氛围日渐浓厚。为全面展示全市中小学读书节活动成果,即日起,将在市教育局官方网站分类展出部分读书节活动优秀作品,进行展示交流。


淄博实验中学2017级23班 宋欣恺

① 

死人回魂夜,袁夏枝凝着面前的那头荒凉的坟,白色的烛光幽幽闪着,框中的灰白慈父好像在说:“夏枝,以后跟你妈过,你可别在老逆着性子了,可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啊……”

吧嗒吧嗒,浊黄的泪水在百次于眼中打转后,终于流了出来,划到鬓角处滞了一滞,才又顺着脸颊打落在地上。

她第一次看到天上的那些机械鸟是六岁的时候,看他们径直在天空中划过,留下尾尾浓烟,伴着巨鸣声引得地面微微颤抖,落得一片废墟和道道人血河。她年幼单纯的心被那些机械鸟吸引了,呆呆望着。母亲出门一看,便冲着她的头一掌啪下去,厉声斥:“看啥看,不怕小日本鬼子投个炸弹把你炸成灰!”

夏枝不顾,毕竟年轻气盛,年少无知。炸弹是啥,那些鸟很好玩啊,这些想法在那时充斥了她的大脑。母亲拉她进屋。她反而用尽小小身躯的全部力气逆着屋子的方向往后退,想挣脱母亲。

母亲见况,又给了她屁股一巴掌,抱起来,扛了进去。夏枝使劲哭,不知她是被打屁股疼哭的,还是不想离开那些机械鸟。

 

② 

夏枝长大后,她也知道了那所谓的机械鸟为何物。1932年,日本进一步向华北入侵。那些机械鸟这次真的冲着夏枝一家去了。

街道上,青年学生们喊着示威口号。许多次,他们都被警察拿枪顶住,或者被押走,但游行从未断过,手中的彩旗随风肆意飘荡,上面的大字十分显赫,像是黑色的血流过的痕迹。

    那天,父亲和工友们正在厂里干活。突然,警鸣声疾起。还未等他们逃离,一颗炸弹便在工厂里落了花。无一幸免,死无完尸。消息传到家里,母亲失去理智,泪水汹涌流出。夏枝是强硬的女子,她从屋里抄了刀便要去复仇。她逆着母亲,毫无顾忌地冲了出去,却被邻家男同学拦下。

“听着!好好活下去才能报仇!”他一句吼醒了夏枝。夏枝蹲下身,把头埋在粗布裙子上,泪水鼻涕湿了一片。

她睁着满含伤感的猩红眼,仿佛在答应着镜框里的慈父,好好活下去,要与母亲好好活下去。

 

  “鬼子来了!鬼子来了!”,几句报信声仿佛恶魔撒旦从地里爬了出来,划破寂静的夜。母女俩被枪鸣声惊醒,下一秒,她们就被刀抵着押出了房。夏枝使劲攥拳头,脸上充斥着愤怒的红,母亲碰碰她,给她眼色:别做傻事。

这一次,她没有逆了母亲。

全村老小被押到了村里的广场上。那个鬼子头满脸嘲讽的大声嚷嚷,旁边的汉奸如哈巴狗一样服帖服帖地翻译着。终于有人忍不住愤怒,掏出刀冲向那个汉奸。背后的鬼子朝他一枪打过去。他倒地,咳着愤怒的血,用尽了最后的气力。

人们愤怒了,他们决不屈服,而冷兵器终究打不过枪子儿,最后死了一片。剩余的男子还是被杀,所有女性包括她们母女俩被绑了起来装进麻袋,扔到车上。

 

阴暗的牢里,散发着一股潮湿的铁锈气味,夹杂着血的腥气。夏枝与母亲等多位女性被关在了牢里,等着接受日本人的虐待。

不知过了多久,牢门打开了,一个白大褂走了进来,指了又指,让下属把所有的年老女性都带了出去,包括夏枝母亲。夏枝冲上去,抓着母亲不放,“你们要带我娘去哪,放开!放开啊!!”

“回去!夏枝,滚回去待着!我没事!”母亲边吼边扭动身子想要挣脱夏枝的手。

“我不!爹说了,咱要好好活下去啊娘!他们肯定不怀好心!你别去啊娘!娘!”夏枝快哭了,她不是被吓得,是被急红了眼。

日本人扯着她辫子往后一拽,她仍然死不放手,他们又在她肚子上砸拳头,她被砸的五腹六脏移了位,可仍是死不放手。

母亲见她被打,顿时泪水汹涌,“滚回去啊!你干嘛受这苦啊!给我滚回去滚回去啊!!”

她被打的没了气力,倒在地上,捂着肚子极为痛苦地张着嘴喘息,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场面恢复了平静,她瑟缩在角落里,泪水吧嗒吧嗒……小声呢喃:咱当初说好的好好活下去啊娘,你咋丢下我一人了呢!


牢门被打开。“嘿嘿嘿,”外面传来令人作呕的笑声,伴着恶臭的口水滴答在地上、黄色的军装上、捆绑枪支的皮革上。

鬼子们见了牢里剩余的年轻女子,全都扑了上去,一顿猛亲。牢里顿时炸了锅,她们没有哀求,而是怒骂:“小日本你们这群混蛋!滚开!!”,“啊啊啊!你们这群王八蛋!”她们无力又无助,四肢被许多日本人扭结、压牢。

一名女子用牙齿死死咬住鬼子的手,极力撕扯,生咬下一块皮肉。鬼子的手上,浊黑的污血在喷射,他急红了眼,猛踹她,她猛吐两口鲜血,嘴角带着轻蔑,冷笑着,“小日本,我就算是没了命……死了……也找你算账!!”

头发散乱,衣着褴褛,眼神绝望,泪水淌干。

而唯有夏枝一人没有反抗,她很顺从的被他们剥了衣服,被凌辱。她知道,为了那个她,自己能做的只有这些。

鬼子们见她这般乖巧,即兴杀了那些女子,地面上顿时淌满了沸腾的热血。她实在没了力气,在气味腥臭的牢里昏了过去。


“夏枝,娘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娘!”她被惊醒,“刚刚做梦了?”

梦中,母亲被绑在一张平台上,裸着身子,周围一堆瓶瓶罐罐,好像是课本里说的,是在做实验?

她顾不得一切,随手拿了几张被撕碎的布,裹了裹身子,疯狂拍打牢里的那些铁杆,“喂喂喂!来人啊!!来人啊!”

“干嘛干嘛!大叫啥!皇军睡觉了,再打你命就没了!”一个汉奸厉声斥。

“我娘呢?我娘咋了?跟我说,她在哪!她在哪啊!”

“被拿去做实验了,指不定早死了呢。”汉奸轻蔑回道。

这犹如一道晴天霹雳,把她劈倒在地,“你…你说什么,实验?不可能,呵呵,我娘答应我,我们要一起活下去,呵呵呵”

“切,这还能有假,小丫头,这年头啊,那个乱啊。你不顺着日本人,难不成要造反啊,谁不想活着。”


duang!duang!duang!“来人啊!来人啊!!”她再次竭力猛锤着门。

“你这小屁囡,怎么又吵吵,你还真不怕死啊!”汉奸赶忙跑过来,一顿臭骂。

“带我去见我娘。”

“滚一边死去!”

“带我去见我娘!”

“你想死我还不想死呢!”

“带我去见我娘吧!求你了!我真的想见她!”她的眼眸里闪出前所未有过的祈求与屈服。

犹犹又豫豫,徘徘再徊徊。百般周旋,他才无奈答应;“行吧,不过答应我,不能出声!”

“嗯!”感激的腔,坚定的调。

他们来到了牢狱的尽头,门前画着化学骷髅头。汉奸止步了,他不敢再进去。

“我只能送你到这了,有句话想对你说,其实我挺…我..算了”

她笑笑,“谢谢,我爹已经没了,我娘不能再有事了。”

汉奸背过身去,眼睛竟有些潮。他的老婆孩子呢?

大概被日本人关起来,好让他卖命吧。只是他不知,他们早被日本人饿死了。


她捏着鼻子在空旷的实验室里找寻她的母亲,刺鼻的药水气味让她数次将要昏过去。她硬着发麻的头皮,终于看到了在实验台上奄奄一息的母亲。

母亲脖子上,四肢上,胸部上起满了红色的水泡,五官因为痛苦扭曲变了形。

“娘!娘你醒醒!你咋样!你别吓我啊!他们这是对你干了啥!!”她急红了眼,鼻子酸到极致,失声痛哭。

“回去啊,回去,你咋来了啊,娘好难受,给我个痛快吧。”虚弱将死地。

“不,娘!我不,呜呜呜,我不啊娘,咱要一起活下去啊娘!你咋说话不算话了呢,呜呜呜,我不要啊娘!”鼻涕充斥了鼻腔,让她喘不过气来,心里早已皱成一团。

门外传来鬼子的声音,母亲推她让她走,她不,她再次逆了母亲。

“你怎么还逆着我!我都快死了,你还逆着我!娘值得你这样吗!”

“顺有啥用!还不是被玷污完,被指给一条死路!”

鬼子举着枪进了来,见到将近赤裸的夏枝哭着依在那个废掉的试验品身边,一枪开出。母亲用尽最后的力气挺起身接下了这一枪,“走啊!走!!”鲜血染红一片。

“娘!!!”她竭力嘶吼,呐喊声响彻整座牢狱。

只剩她一人了,她像一只被激怒的山羊,夏枝的眼眸里升腾出杀意,回过头朝着鬼子怒吼,“啊啊啊啊!”


夏枝躲过好几枪,一个翻滚,顺势滚到一个橱柜后面。

那个鬼子赶上来,被夏枝绊倒,随即又被掐住脖子。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支配着她,鬼子痛苦呲着牙,把刀子桶入夏枝的腹部。夏枝瞪大了瞳孔,刺痛在脑中被无数地放大,她剧烈抽搐,但却是,更加狠狠地掐住鬼子,终于他断了气。

夏枝躺在一旁,捂着肚子,喘着仅存的几口气,伤口奔腾着血液。她立起身,将柜子里的酒精瓶摔破,洒满了实验室。从鬼子身上找到了一块精致的火机。

许多鬼子赶来,哇啦哇啦地,像一群脏蛤蟆,来到夏枝面前,端起了枪。刺鼻的乙醇味道像是激怒了这位中国弱女子。鬼子头突然发觉不对头,但已经晚了。

“小日本,我让你们死!!”夏枝摁下了火机。

 

第二天,报社出了新报纸,标题是——日方072号实验室大火。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