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前教育
当前位置:淄博教育局
> 服务 > 学前教育
学前教育

华爱华等:从教师发展的视角看幼儿园教师的专业性

2018-06-07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学前科 字号:[ ]

一、专业性与幼儿园教师的职业尊严

如果你问社会各界人士,幼儿园教师是做什么的,每个人都能回答一二,但几乎很少有人说出这个职业的专业性所在。他们认为:幼儿园教师的一半工作是保育,那就是照料孩子的吃喝拉撒睡,带孩子玩玩;另一半工作是教学,就是教一些最粗浅的知识和最简单的技能。而照料孩子和带孩子玩玩,每个家长或保姆都会做,即使是教学,6岁前孩子所能接受的那点知识技能,就现在家长的文化水平也没有谁胜任不了的,只是把孩子送到了幼儿园,这点知识技能就有劳教师了。因此在很多人的心里,幼儿园教师至多是一个略懂弹唱画跳的高级保姆,以为只要有一颗爱心,性格温和、态度耐心,具有责任心,就能当好一个幼儿园老师了。甚至连报纸上都出现过称幼儿园男教师为“男阿姨”这样的标题。难怪我们的有些男教师对外人说起自己的职业时,都回避“幼儿园”三个字眼。显然,这个职业的大众认知,伤及了幼儿园教师的职业自尊心。

幼儿园教师的专业性究竟在哪里?外界无人能准确回答。

那么,幼儿园教师自己又是如何体验这份职业的呢?我接触到两类教师的不同体验。

在一类教师的口中,听到最多的是“工作的辛苦和疲累”,这往往来自照料孩子生活、组织孩子游戏、计划记录、手工制作、磨课评课等事务。并认为这是“一份高压力、高风险的职业”,主要来自督导评估检查和家长的责难,她们不得不疲于一些“应对”和“迎合”之类的无奈之举。幼儿园教师的专业性究竟在哪里?自己也说不清楚。

这部分幼儿园教师对职业的消极体验,又怎能赢得这份职业的社会地位和职业尊严呢?

但好在还有另一类教师,在她们的口中,整天津津乐道于孩子的故事,因为她们每天都会有“发现孩子”的惊喜;她们总有说不完的成功的喜悦,以及反思性实践后的思想豁然。她们每天都会从孩子的日常行为中反观自己的教学行为,从孩子那里得到自我成长的反馈。上海长宁实验幼儿园的陈青老师说:“我会很细心地观察孩子的行为,分析这些行为的意义,从而成为我教学的依据”。浙江安吉机关幼儿园的潘乐韵老师说:“我的工作就是从孩子的游戏行为中寻找教学的契机,这真的是一种很深的学问”。而这两位教师也坦言,在入职之前,她们一个把工作看得很浪漫,一个把工作看得很简单,是入职以后的课程改革,让她们逐步体验了这个职业专业内涵。

陈青老师是这样说的,“我把专业性定位在一是对儿童发展的理解,包括幼儿的年龄特点,他们的身心发展规律,以及孩子的思维特点和学习方式;二是对教育目标的把握程度,包括幼儿在各个发展领域应该掌握的关键概念和获取的知识经验是什么。尽管这些我们过去在师范读书时都学过,但是从书本知识到实践中真正了解,还是有很大落差的。所以,我把每天与孩子互动的过程,就作为我专业提升的机会。

记得有一次我在活动区里投放了一副扑克牌,正在思考如何设计一种规则和玩法,能让我们小班幼儿容易接受和理解,谁知我还没有想好设计一种怎样的玩法,孩子自己却已经玩出了很多花样。就说理牌吧,就有好几种,有的按颜色分类理牌,有的按数序排队理牌,有的按数字归类理牌。他们还玩抢牌游戏,比谁抢的多,会用叠牌比厚薄,不分上下时会数牌的多少。她们还会一人出一张比数字大小,在自发游戏的过程中,孩子直观地感知和运用了许多数学的经验。对孩子行为的观察,让我了解了我们班孩子的已有数学经验,也为我如何设计一种能推进他们进一步发展的规则游戏提供了依据”。

同样,潘乐韵老师的体会是,“我的专业成长完全得益于对幼儿自主游戏的研究,游戏是每个幼儿用自己的方式表现他们各自的经验,我只需在孩子们游戏时观察他们的表现,倾听他们的对话,记录他们的行为,分析解读儿童游戏行为的意义,学习在适当的时机用适宜的方式去支持孩子的发展,所以试图读懂孩子在游戏中的学习行为,是我孜孜以求的专业成长。

比如有一次孩子们用圆木桩和长木板自己搭建了一个跷跷板来玩,但是因为木板和木桩是不固定的,而且木桩又是圆的会滚动,木板老要掉下来。我就观察孩子是如何解决问题的,他们会寻找问题的原因,不断尝试调整,终于发现了支点在杠杆平衡中的作用,调整好木板的位置,顺利地玩起来了。玩着玩着他们又开始探索用不同的方法来打破这样的平衡,他们发现除了改变支点的位置外,人多的那端会降下去,个子大的那端会降下去,一端的人坐在木板最上面会降下去,用力压或跳会使木板降下去,木板长的那端会降下去等等。我想,他们不正在感知重量、压力、力矩、力臂、动力、阻力等条件与平衡的关系吗?更让我惊奇的是,他们会在游戏中不断产生新的发现,新的思考,形成新的学习经验。比如他们将支点移到末端,让木板另一端高高跷起,试图从高的那端跳下,但面临的新问题是,木板一端跷的太高架不住,他们找了滚筒压住木板的低端,但重量太轻压不住,而且只压到木板一点点也不行,我想,这不正是在感知压力和压强与受力面积的关系吗?他们虽然还不会说出这些科学的概念,但却正是在用科学的方法解决自己遇到的问题。每当想到孩子们的行为中所蕴含的学习与发展,我就激动无比。我对孩子的观察,使我发现了孩子的能力和他们特有的学习方式,也找到了自己如何推进孩子发展的专业定位,所以我觉得我们的这个工作是了不起的,我为自己的职业而自豪”。

这一类教师不仅感受到了这个职业的意义和价值,而且还体会到了这个职业的乐趣。由此我断言,教师的职业自尊与其专业水平有关,专业水平越高,教师的专业自主性越强,也就越能体验这个职业的魅力,从而提升了自己的职业自尊。正如上海东方幼儿园的男教师刘树墚说:“当我体验到这个职业的专业性以后,我便敢大声地对人说,我是幼儿园教师。”

二、幼儿园教师的专业性所在

《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特别强调了生活和游戏对儿童学习与发展的独特价值,这就意味着幼儿园教师的专业实践与幼儿的生活与游戏密切相关。但正是幼儿生活与游戏的寻常性,让外界误解幼儿园教师为保姆般的工作,看不到其中的专业性。也正因为这种误解,我们的很多教师将教学独立于生活和游戏,并尽可能将这点粗浅知识的教学形式变得复杂化,以为只有这样才能凸显我们的专业性,可是外界并不领情。记得有位家长在看了幼儿园的一节课后,说了一句让人哭笑不得的话,“不就比个高低、长短嘛,至于搞得这么复杂吗?”在看了认识黄瓜的常识课后,一个家长感叹道“幼儿园教师的上课真是煞费苦心,又闻、又摸、又猜、又尝的,不就是认识一根黄瓜吗。”

殊不知,幼儿阶段所要掌握的很多知识和能力,是能够在生活和游戏中自然习得的,关键是看我们创设一个怎样的生活和游戏的环境,为孩子提供多少习得经验的机会。同样是生活和游戏,专业的教师与非专业人员是完全不同的,专业的教师在照料孩子生活的过程中,是承载着促进孩子发展的责任的,在培养孩子生活自理的同时还渗透认知、社会、情感等影响孩子的发展的因素,在孩子游戏的过程中,专业的老师会观察与分析幼儿行为的发展意义,帮助他们梳理提升知识经验,推进他们的学习和探究。

正如潘乐韵老师所说“有时候我的一个提问,一个点拨,或者一个鼓励,就会引发孩子的深入思考和探究,他们就会自己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通过我的支持和引导,孩子反映出了新的发展,产生了新的经验,这使我很有成就感。比如我们班孩子在玩积木游戏时很喜欢搭房子,随着搭建水平的提高,他们的房子也越搭越大越复杂,自己能钻在房子里玩,房子里铺上了地板,房顶是架空平铺的天花板,就这种房子需要孩子搭建的目的性和计划性,特别是架空平铺的木板要正好与地板、柱子合适,我发现孩子在解决这些问题时是处在不同水平上的,有的小组不断尝试错误,多次拆掉重来,有的小组中的幼儿会运用工具来测量,有的小组中的幼儿直接就用木板来测量……搭建中我会思考孩子的每个举动和对话:他们为什么要先横放一块木板?其他竖放的木板和这块横木板有什么关系?孩子说还差一块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竖木条要铺得和横木条一样长?

我拍下了他们遇到问题和解决问题后的作品照片,组织孩子们交流和讨论,

我会诱发孩子说出自己遇到的问题,当孩子们说到到问题时,我会引导他们思考原因,当他们结合自己的经验说出想法时,比如有的认为木板太短,有的认为两个柱子距离太远,建议拿掉几块地板,我会追问:“为什么?”当他们说出地板已经超过屋顶木板的长度了,我还会追问“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是想通过追问,让孩子说清楚,讲明白,这不仅是让其他听的孩子听得懂,也是给讲的孩子一个反思、梳理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很多孩子对不同的方法提出了质疑,互相答疑解惑,在分享中除了师生互动,生生互动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要培养的是有思考能力的人,孩子们不会因为别人质疑而不高兴,相反他们会用证据、方法来证明自己的观点”。

当孩子们说到探究的关键点和有争议的点时,我都会出示游戏观察中拍摄的照片或视频,给孩子直观的感受,虽然孩子们不能用科学的概念来表达,但是他们在操作过程中已经有了距离的感知,有了测量的经验,他们能找出问题的原因,尝试用不同的方法去解决,并且能把自己的经验与同伴分享,这个过程让我非常享受。

这就是《指南》的精神,《指南》将3—6岁儿童在五大领域各条目标下的典型行为呈现给教师,其意义就是让老师把眼睛转向孩子,学会根据幼儿的行为判断他们的学习与发展,并尝试有效地推进他们发展。

陈青老师的案例同样说明了一个专业的老师是如何作为的。“我的工作过程就是一种研究的过程,研究孩子的学习特点,研究我的教学策略,哪怕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我都会与促进孩子发展的目标联系起来,要知道生活中帮孩子做比教会孩子自己做更累更不容易,穿脱衣服鞋子,我要教会孩子的方位知觉,观察他们的动作技能和协调能力,上厕所喝水,我要考虑如何发展他们的自我意识和建立秩序感,整理玩具,我要培养他们的分类意识和初步的类概念,吃个点心水果,我还要观察他们的数数和均分能力,我常常为我推进孩子发展的教学方法奏效而兴奋不已。一次我们班的小朋友从家里带来了一株草莓苗放在植物角,同伴们都在好奇地议论该如何浇水会真的长出草莓来,这个小朋友的妈妈告诉他隔三天浇一次水。我引导他们思考如何才能记住哪天要浇哪天不要浇水的问题,他们竟然想出了很多用符号记录的办法,比如用不同的方法将‘×××√’的符号与月历进行联系,当我引导孩子思考这株草莓带来前的最后一次浇水是哪天不确定的问题时,孩子又想出了任何一天假设的符号记录。当我看到孩子在我层层推进的提问之下,呈现出的一张张富有创造性思考的符号记录纸,我由衷地感到一种职业的幸福感”。

三、教师的职业道德与专业性的关系

或许有人会说,幼儿园教师面对的是年幼的孩子,他们在身体上和心理上还是一群缺乏自我保护能力的弱势群体,所以除了专业性,这个职业对师德的要求更重要。

确实,师德是首要的,遵守职业道德是一条底线,但我认为是否能够由衷地爱孩子,尤其是呵护好孩子的心灵,不是单纯的师德教育所能实现,同样也需要教师的专业能力给予保障的。应该说,能够主动选择这个职业的大部分教师,是出于喜欢孩子,都是带着一颗爱心而来,但是教师的专业水平则决定了他们的儿童观,从而决定了他们对待孩子的态度。比如,当孩子表现出一种不合常规的行为时,没有师德的非专业人士或许认为孩子是破坏捣乱,而冲孩子发火甚至恐吓威胁;有师德但非专业的老师,或许会意识到应该忍住自己的火气,不能恐吓威胁孩子;但是专业的老师就根本不会有火气,因为他们懂得孩子的心理,能理解孩子的行为,认为孩子的大部分行为根本不是破坏和捣乱,或许是一种探究行为,或许是认知和行为能力有限致,而给予理解、宽容和引导。例如,几个孩子在洗手时变化着花样地或用手指去戳水龙头的出水口,或用手心去堵出水口,使水花四溅,非专业人士会呵斥孩子的调皮,但专业的老师会发现孩子的探索动机,进而以此为契机引导儿童的发展。又如,一个大班女孩在集体活动时大便在身上了,耐心地帮她换洗干净是一个尽职的保姆也能做到的,但一个专业的老师却还会同时考虑她的心理体验,维护她的隐私,呵护其自尊心。

可见,儿童观决定了教育观,对儿童的认识决定了教师的教育行为,这是一种专业的力量。

总之,幼儿园教师的工作是一种创造性劳动,看似每天在做同样的事情,但每天都在根据孩子的变化调整自己的行为,幼儿园教师的工作也是一种专业性实践,如同医生能根据病人的症状,判断他们的疾病,开出处方一样,他们是根据孩子的行为,判断他们的发展,提出教育策略。所以,教师在工作中的辛苦委屈和幸福自豪这两种情绪体验的比例,是随着教师专业性的提升而发生变化的,专业水平越高,工作就越自主,职业幸福感和自豪感也就越强烈,否则相反。

作者:华爱华,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副理事长,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

陈 青,上海市长宁区实验幼儿园教师 。

潘乐韵,浙江省安吉县机关幼儿园教师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